几又鸠

专注凤跖 卡带二十年!

关于盗跖养成记的剧情

大概五一假期更新,想问问大家这次想看谁来带小跖~~~其实想写蓉姑凉带孩子的【小声吡吡】如果有想看的梗欢迎点梗= ̄ω ̄=













抱歉占了tag

盗跖养成记 06

我还活着!抱歉啊……最近学校真的忙,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写盖聂和小跖的剧情【我真的不了解盖聂TvT】所以前方ooc高能!文笔巨渣高能!请在家长【bushi】陪同下观看【瑟瑟发抖/】
   
  
   
  
  
  
  
06
 
“盖叔叔,你知道白哥哥去做什么了吗?”自早上就被白凤送到盖聂身边的小跖乖巧的坐在盖聂身边啃着桂花糕。
 
自打盗跖的模样和心智都变回六岁,作为盗跖的爱人兼职流沙四大天王之首的白凤当然不能放心的,干脆成天陪在奶兔子身边,除了每天早上在赤练的各种胁【you】迫【huo】下把小跖送给她和雪女打扮成女孩子以及被友爱的墨家统领们当成去庖丁那蹭饭的挡箭牌,几天的连环突击吓得庖丁一度觉得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这群人身为帝 国 通 缉 犯 的身份……哦,看看你们这群吃霸王餐的邪恶嘴脸,在看看小跖虽然不给钱但是乖巧可人尤其还叫我叔叔的样子——来来来,你庖丁叔叔给你拿甜点吃!看着小家伙吃桂花糕时开心的眯着眼的样子便让白凤每天带小跖来取一块。不过对于每天看着白凤因为带孩子不做任务的流沙头头卫庄表示很不爽——流沙可不养闲人,尤其是我和师哥都没这样的时候。这不,今个一大早就把白凤打发去做任务了。临走前白凤黑着脸默默的吸了口兔子无视想吸兔子的众人把小跖交给了看起来就很靠谱的盖聂。
 
“不知道,但我想他会尽早的。”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盖聂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天明。天明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还只不过是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天明第一次哭闹时把向来处变不惊的自己搞的相当的狼狈,还被住店的老板娘数落“怎么当爹的?!”后来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开始知道如何带孩子,看着慢慢长大的天明不禁就有点怀念当时那个小小的他了。
  
“唔……我希望白哥哥现在就回来陪我玩……”有些低落的低下头放慢了啃桂花糕的速度。
  
“小跖不喜欢我吗?”看着突然低落的小家伙像极了一只低落的搭拉着耳朵小兔子,盖聂放下了正在削的剑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手感出奇的好。
 
“喜欢!可是盖叔叔在削木剑不能陪小跖……玩……”有些犹豫但还是把最后一个字说了出来尽管声音小如蚊息。他是真的挺喜欢盖聂这个温柔大叔的。

“那我来陪小跖玩好吗?”哦,快看,小兔子的耳朵在听见这句话时又竖起来了,不过很快的又耷拉了下来。

“不,不行……盖叔叔有事要做我不能打扰你……”包子脸摇的像个拨浪鼓。
  
“……”这次盖聂有点愣了——这孩子也太懂事了吧!想当年天明简直就安静不下来……啊……看来我对我自己教孩子的能力高估了……
  
“盖叔叔?”看着一旁陷入沉思的盖聂,小家伙歪着头看着盖聂,桃花眼里充满了疑惑。
 
“嗯,我在听,没事的小跖,我带小跖去转转好不好?”慢慢的收起木剑,盖聂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向着小跖伸出了手。
  
“好!”小孩特有的高体温和细腻的皮肤,软呼呼热呼呼的小手握搭在了盖聂手心停了停,慢慢的攥住他的食指。

孩子是个很神奇的存在,他们可以让你露出一些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温柔的表情。
 
——————【分割线】——————
 
“师哥近来很闲嘛……”有着银色长发的高大男人看着缩在盖聂身后的孩子眯起了眼。
 
“小庄,今天有孩子在,我没空和你决斗。”盖聂带着小家伙四处转悠天知道就这么巧的碰上了卫庄,不是说盖聂不想见自家师弟,实在是因为孩子对于卫庄的恐惧程度太 深 了……嗯,特指天明。
  
“师哥这是在为墨家人带孩子么?没想到师哥这么贤惠啊,也对,那臭小鬼也是师哥带大的吧,堂堂剑圣竟如此贤淑,实在是令师弟我敬佩。”嘴角微挑,轻蔑的的语气慢慢的从薄唇中吞吐而出,散着丝丝杀气还有……一丝醋酸味……
  
“小庄你……”
 
“不许你这么说盖叔叔!盖叔叔最好了!”对于卫庄的挑衅盖聂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就是因为自己没答应他的要求而闹的小孩子气罢了。盖聂刚要开口安抚一下自家【玄】脾【机】气【小】不【醋】好【王】的师弟就听见背后的小兔子奶声奶气的反驳卫庄,哦,果然我还是很招小孩喜欢的。
  
“小鬼,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杂毛兔崽子。
 
“小庄!”看着似曾相识的画面盖聂有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一阵喘息声从卫庄的身后传来,平日里傲气一世的白凤迈着有些凌乱的步伐,白衣上斑斑驳驳着殷红的血块,脸上惨白的捂着胸口的伤口艰难的向前,有些沙哑的声音喊道“小跖……”白凤慢慢的向着小跖靠近,但又因为身体伤的太重弯下腰半跪着挣着自己。看着平日里对自己倾尽温柔的白哥哥如今满身是血面部狰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种熟悉的恐惧感慢慢的将他淹没,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冲向前去抱住白凤摇摇欲坠的身体,眼泪从眼眶里涌出“白哥哥!白哥哥!你怎么了?白哥哥!”小小的身体努力的撑住白凤,在眼泪模糊的视线中寻找盖聂的身影喊到“盖叔叔!快救救白哥哥!求求你——”
    
“小庄!别闹了!”盖聂突然出声,气息奄奄的白凤突然幻化成一震黑烟,又慢慢的凝聚成型——墨玉麒麟。
   
“师哥,别这么无趣呀。”
  
“小庄你有点过分了。”盖聂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在看到“白凤”出现的那一刻他也有些诧异,但当看见卫庄的表情后便反应过来这不是白凤,看着哭到发抖的孩子不禁有些温怒。
 
“你是谁?白哥哥在哪?把白哥哥还给我!”瞪着哭红的双眼,双手双手拽着墨玉麒麟是斗篷喊道。
  
“小跖,白哥哥没事的,刚刚的白凤不是真的,是他变的……诶,别哭别哭,乖,不哭了啊……”有些担心墨玉麒麟会伤到孩子盖聂放弃了和卫庄的对峙,小心翼翼的揽过小家伙护在怀里,能感觉到小小的人儿的颤抖,止不住的哭声透着意思不知名的绝望。
  
“白——白哥哥呢?我——我要白哥哥!我要哥哥!哇——!”小手紧攥着盖聂的衣服,抽泣着。
  
“小庄我先带小跖走了。”盖聂抱起哭声不止的小跖不再理睬卫庄转身离开了。
  
——————【分割线】——————
  
“小跖没事的,乖,不哭了好不好?”回来后就一直在哭,眼睛已经有些充血,但依然在往外溢着泪水,身体依旧抖个不停,看着盖聂心疼,又自责。抱着小家伙把他拥入怀里说道“白哥哥没事的,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我陪小跖一起等好不好?”“嗯……”
   
  
  
白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金光描摹着他的身影,当看见盖聂怀里朝自己招手的自家奶兔子时白凤几乎是用上了平日里和盗跖赛跑的速度。
  
“白哥哥——”一下子扑到白凤身上,瞪着红肿的桃花眼盯着白凤,在确定白凤没事之后,眼泪又开始往外涌。
   
“抱歉,让你担心了。”低下头用额头碰了碰小跖的额头,抱紧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在怀里莫名哭泣的兔子,白凤挑了挑眉看向盖聂,有些愤怒。
  
……

听到盖聂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白凤的的表情可谓是黑的出水,但自家上司又能怎样呢?嗯,都是麟儿的错!白凤在心里打着找墨玉麒麟麻烦的算盘,抱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小跖回屋了。
  
其实小家伙在窝到白凤怀里没一会就睡着了,他哭累了,他担心了一下午的人平安回来了,他有好多的话要对白凤说,他想告诉白凤树林里的花的颜色和白凤的眼睛很像,小跖很喜欢,他想告诉白凤他很担心他,看见白哥哥没事小跖很开心,他想告诉白凤他喜欢盖叔叔,他想告诉白凤小跖想白哥哥了,小跖想告诉白凤他想哥哥了……算了,白哥哥回来了就好,小跖累了,这些秘密明天再告诉白哥哥吧。小家伙安心的窝在白凤的怀里心里打着小算盘,嗯……明天再告诉白哥哥……
    
   

 

【凤跖】盗跖养成记 05

当吃完一小碗小馄炖后,小跖小口的咬开白凤给他放在小醋碟里的汤包慢慢的吸掉里面的汤汁再几口吃下整个包子把腮帮子撑得鼓鼓的,像极了正在屯食的仓鼠,吧唧吧唧几下便咽了下去,满意的摸了摸小肚子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满足的眯了眯眼舔了舔沾上油的小嘴又咋咋嘴似乎在回味着刚刚的佳肴,这些小动作白凤都看在眼里忍住吸兔子的冲动一脸宠溺的用手帕擦掉嫩色嘴唇上的油光,顺便撸了几把兔子毛。看着小家伙油乎乎的小手想了想最后默默地带着小兔崽去了后厨洗洗手。
         
说实话,作为天下第一厨的庖丁还是很对的起这个名号的,从过来蹭饭的众人堆起的碗和蒸笼来看是相当的对得起~不过在一堆碗旁边咬手帕的丁大厨现在可不这么想。
     
“白凤带的那女娃娃是谁?小跖呢?”看着走向后厨的白凤,庖丁捅了捅旁边和自己体型差不多但仍在舔盘子的大铁锤,哦,不用洗碗了。庖丁如是想。
       
“那就是小跖啦,中了阴阳术变成小孩了,怎么样?没想到小跖小时候还挺乖巧的吧,看他平时那样我还以为他都皮死了!不过今天看来是我想错了……嗝——再来个肉包子!”放下盘子的大铁锤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想了想似乎还是有些不满足思来想去决定再要个包子。
       
“……”撑死你!!!!庖丁愤愤离去,丢了个包子给大铁锤。
    
“小高你要去哪?”吃饱了的大铁锤叼着包子看见起身要走的高渐离问道。
    
“我吃好了,我去练剑。”高渐离一脸正气的放下手中的第三个碗,提剑打算离去。
   
“我也要去!”洗手出来的小跖听见高渐离的话有些崇拜的看着他,拽着白凤的手就往高渐离旁边蹿哒。男孩子嘛,对于兵器多少都是有些兴趣的,不过对于曾经吊打过小高的某白凤来说很不爽,非常不爽!
    
“小高叔叔,我可以去看吗?”眼睛充满了期待和崇拜。
   
“这……”高渐离有些尴尬,看着身高还不及自己大腿的小跖满眼的“你好厉害!我好崇拜!”一闪一闪的有些不忍心拒绝。
       
“不行!”  白凤当机立断的替高渐离拒绝,开玩笑!这可是我白凤的兔子!
        
“为什么?小跖不会捣乱的!小跖会乖乖的!”对于白凤的果断小家伙有些不服气,小脸气鼓鼓的,看着白凤要讨说法。
   
“……小跖乖,你高叔叔去练剑你跟去干嘛?如果一不小心伤到你了我怎么向你哥交代?”白凤看着气鼓鼓的小跖耐着性子哄道,其实白凤是想说让小跖来看自己练功的可是……拿着羽毛到处乱扎和舞剑比起来明显自己的技能蠢爆了!虽然羽刃用来杀人是很高的可是用来练功就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唔……那小跖就离远点看!”
     
“但……”
    
“作为习武之人连自己的剑都控制不了,那还配习什么武!小跖想看来便是了。” 白凤刚要再说些什么就被高渐离打断,这绝不是因为自己之前和白凤就结下的梁子和刚刚白凤说他的剑法不佳而故意要和白凤反着来的,高渐离微笑的揉了揉小跖的头发在内心的小本子了默默的又记了白凤一笔,呵,心胸狭窄的年轻人。
   
“耶!小跖最喜欢高叔叔了!”小家伙得到高渐离的同意后高兴的手舞足蹈,小短手抓着小高的衣服直蹦哒,活像一只小兔子。看的其他人除了萌发了强烈的吸兔冲动还默默地捂住了心口——我们也想听你说你喜欢我们啊啊啊!不过在这其乐融融的画面中白凤身边幽怨的气息显得想当突兀,我的兔子竟然说喜欢高渐离,竟然不是喜欢我?!呵呵,果然还是把他们都弄死好了,这样就没人和我抢小跖了……正当白凤黑化的气息越来越严重时有什么温软的东西拉住了自己,低头看了看小家伙的双手拉着自己笑着对自己说“白哥哥,我们一起去看小高叔叔练剑好不好?白哥哥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桃花眼笑成一条缝,用奶气的声音和有些撒娇的语气瞬间让白凤那一团团黑色的怨念烟消云散。墨家众人扶着心口吸了一口气,好好好!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
   
“好,我和小跖一起去。”白凤笑着拉起小跖的手,心里偷乐,果然小跖还是更喜欢我!但事实上奶兔子只是以为高渐离不让白凤去看他练武才生气的……看着两大一小离开的画面余下的人都咬着小手帕【我们也想去!】
    
——————【吾乃机智的分割线】——————
    
高渐离练武的地方就在根据地不远处树林中的一片草地,看着高渐离用剑气削下的树枝,窝在白凤怀里啃着临走时庖丁偷偷塞给自己的桂花糕的奶兔子不禁放慢了啃食速度感慨道“好厉害!”然后继续和桂花糕作斗争。白凤抱着奶兔子坐在树上,微微的把头搭在小家伙的头上默默地吸兔子,在听到小兔子的感慨后气的又猛吸了几口……不愧是我白凤的兔子身上的奶味真好闻。
   
“我以后会像小高叔叔一样厉害吗?”
   
“不会。”
   
“为什么呀?你们不是说越好看就越厉害吗?小跖……小跖不好看吗?”仿佛是受到了欺骗,奶兔子抬起头睁大眼睛盯着白凤,看起来委屈极了。
    
“好看,小跖最好看了,小跖不会变成小高叔叔那样,因为小跖长大以后不会像小高叔叔一样整天面无表情,有很多人都喜欢小跖了。”所以我的情敌才那么多。
     
“小跖会有很厉害的武功。”厉害到我甚至会有些跟不上你的神行术。
    
“会有响彻天下的称号。”盗王之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然后,你会遇到一个爱你的人。”然后,你会遇到我。
   
“然后呢?”
   
“然后,小跖会和那个人有永远的在一起每天都会很开心……”我希望我和你永远在一起……
    
“那哥哥呢?哥哥也会开心吗?”
     
“会的,你哥哥也会很有名,会过的很好。”呵,柳下惠坐怀不乱全天下都赞他是君子,他办的私塾前来求学的人简直不要太多,你哥现在也算是个有钱人了。
    
“好棒!我想现在就长大!”似乎是因为白凤所描述的未来太过美好小跖期待的问白凤。
    
“嗯,小跖会很快长大的。”白凤笑着撩起小跖前额的碎发轻轻的在上面用嘴唇碰了碰,落下一个祝福的吻。你的成长也许会很艰辛,但你会变得很强大,然后你会遇到我,我将给你我所有的美好。
    
   
   
   
        
   
     
     
     
“哥哥,我们以后为过的好吗?”穿着粗布灰衣的瘦小孩童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的闹市,带着羡慕和期待问向身旁同样打扮的少年。
   
“会的,一定会的!”少年牵着弟弟的手紧了紧回答道。

—————————————————————————
高渐离:说好来看我练剑的呢???白凤你这是在犯罪!

【凤跖】盗跖养成记 04

正当众人惊讶于小女孩打扮的盗跖,并且花样夸小家伙好看时,窝在白凤怀里的盗跖撇了撇嘴,小手拉了拉白凤的衣服,白凤看向他,小家伙示意他低头,白凤照做了,感到柔软的胳膊慢慢攀上他的脖子脸上的婴儿肥蹭到了他的脸,孩子特有的奶香在鼻尖萦绕,温热的气体呼在自己耳边“白哥哥,我……唔……小跖饿了……”轰!白凤的脑子炸了,抱住怀里的奶兔子跖就想一阵猛吸,但是在众人的目光下还是要保持自己的高冷形象的,忍住!一定要忍住!然后面色如常的抬起头,高冷的开口“我说在坐的……”“咕噜——”一声响亮的声音从怀里孩子的小肚子里传出,一下子世界安静了……六岁的孩子已经对于面子有一个小小的概念了。小家伙低着头耳尖红红的,他能感觉到大家都看着他,奶兔跖很委屈,明明从起来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肚子饿了
也不怪自己,而且这一群奇怪的大人还围着自己让自己穿成女孩子,虽然她们说只有漂亮的人才会变得厉害……但是……但是自己的肚子叫了又不是他的错!干嘛都看着他!小家伙越想越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这次终于不是白凤一人蒙了,众人都愣住了,在白凤的刀眼甩出之前大家明白了——哦,孩子饿了。
      
“哎呀!不好意思这肚子是我叫的,早上到现在还没吃快饿死我了!”作为盗跖平日里的好哥们大铁锤毫不犹豫的替他这个变得还没他腿一半长的“好哥们”解围。
      
“就是就是,快饿死我了,到现在还不吃早饭难道是要等到中午吃午饭吗?”雪女附和道。
      
“人家也饿了!”
   
“老夫也有点,小跖不要在哭了。”
     
“都是小跖提醒,要不然你们想饿死我啊!”

“好了好了,小跖乖,不哭了,我们这就吃饭好不好呀?”端木蓉丝毫不在乎白凤的各种刀眼俯下身子以一种完全抛开冷脸的温柔画风安慰着小家伙,不得不说这孩子真的蛮讨人喜欢的,至少端木蓉是这样认为的。
       
“好了好了,小跖乖,不是小跖的错,我们都好饿,还是小跖提醒的我们,谢谢小跖了!”白凤以一种更为清奇的画风温柔的哄着自家奶兔子。
     
“……真的吗?”小兔子抬起头,桃花眼水汪汪的,眼角红红的,女孩的打扮显得更加可人,众人默默地捂住心口,附和道:
    
“就是就是!谢谢小跖!”
  
“真的!”
 
“走走!吃饭去!”
     
“白凤!让我带小跖吃饭去!!!”

 
   
    
      
       
   
     
                 
于是关于盗跖回到六岁的闹剧最终以小盗跖肚子的“咕噜——”收尾,毕竟一早上大家就都围在这看热闹,啊不,是严肃讨论,早饭也没吃,多少还是有点饿的,在说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嘛~~~于是众人愉快的去庖丁那以小跖饿了为借口好好的蹭了一顿早饭【庖丁:为什么早饭还要到我这了蹭饭QAQ?】

【凤跖】盗跖养成记 03

当城市的街道充满着商家的各种吆喝,上了锈马车轱辘吱吱呀呀的响着,不时的传来叫价的声音,整个城市活了起来,不过在某处悬崖上,某反秦组织正焦急的在某处房间等待,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洋溢着幸灾乐祸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气息,哦,这当然不包括白凤,那望眼欲穿的样子,眼里满含担忧和期待还有一丝小激动活像站在房外等待妻子顺利生产的丈夫。

”吱呀——”紧闭的房门打开了,先是笑盈盈的雪女,接着是一脸心满意足的赤练最后出来的端木蓉怀里抱着个穿着精致的小女娃。大家都少有些一愣,孩子眼睛一圈红红的眼睛里似乎还有眼泪在打转看起来是受了欺负,端木蓉轻声地安抚着孩子,在女孩看见一旁的白凤时双手朝着白凤展开巴不得扑过去,端木蓉有些无奈的将孩子送到了白凤怀里。哪知道刚一扑到怀里就开始哽咽小手攥着白凤的衣服埋着头看起来让人心疼,白凤一记刀眼甩了过去然后接收到了赤练的蜜汁微笑……

“这是小跖吗?真好看!来,让你铁锤叔叔抱抱!”大铁锤不惧危险实力作死成功接收白凤刀眼一枚。

不得不说,这三个女人把年幼的盗跖打扮的甚是精致可爱——月儿儿时的儒衣外米色的裹胸裙,再加上一件嫩黄的绣边短外褂,领口处绣着梅花精细的棉绳领扣甚是可爱,前额的橙色刘海随意的搭拉着,后面的褐色披肩长发上面简单的扎着两个小发髻,下面随意的披散着,小巧的桂花发饰星星点点的更是添了几分灵气。不过毕竟是个男孩子被迫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多少还是委屈的,更何况这里所有的人自己都不认识,害怕和无助小小的孩子越想越委屈眼泪便又开始在眼里打转,三人忙着给他换衣服并没有注意低下头的盗跖是什么表情,小小的盗跖安安静静任由她们打扮,赤练还在想这偷儿小时候竟是如此乖巧。当蓉姑娘在扣好领口的最后一枚扣子时一滴水滴在了她的手上,这才注意到低着头的小跖已经哭的泪流满面却又倔强的强忍着不愿出声。

“小跖真棒,我们的小跖最乖了!小跖是个男子汉不可以随便哭的~”端木蓉带着微笑哄着盗跖,她知道也能理解小跖哭的原因毕竟月儿当年刚到自己这里也是这样不愿说话常常偷偷的哭泣,看着小家伙哭的眼睛都有些红肿心里还是有些心疼,轻轻的将小脸上的眼泪擦去,假装严肃盯着小脸仿佛在确认什么,又温柔一笑,说道“我们的小跖真好看!”

“可是小跖是男孩子!小跖以后还要当大侠,我不要当女孩!”盗跖的声音还带着哭腔抬起头望着她,眼里因泪水更加清澈映着端木蓉的影子。

“只有越好看的人才会越厉害哦~”看着端木蓉还在想如何接话的雪女想了想说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你看外面你的白凤哥哥长得好不好看?他小时候打扮的也像女孩的~”年幼的 盗跖奶里奶气的声音配上有些疑惑的歪着头看着她们的样子,赤练在心里表示——我看见了天使!于是毫不犹豫的把白凤卖了,不过至于是不是真的谁知道呢?

“白哥哥,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怀里的奶兔子似乎是哭够了抬起头看着自己,白凤有点蒙。

“哪样?”

“被打扮成女孩子!刚刚赤练……姐姐说的!”在姐姐和阿姨间犹豫了一下,想起刚刚赤练拿着蛇在自己面前把玩然后笑着说“来,叫姐姐好~”果断选择了叫姐姐。

“……”白凤向赤练发送刀眼一只。

“……”赤练屏蔽刀眼,示意白凤看小跖。怀里的奶兔子眼睛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一脸期待。

“是,和小跖一样。”白凤败。

“而且小跖你看那边的高渐离叔叔是不是也好看?他也很厉害的!他们都和小跖一样的!”雪女加入卖队友的行列。

“那我以后会不会变得好厉害?”

“会的!小跖会变得很厉害!”这是白凤说的,他知道,他们都知道,你以后会是最年轻的墨家首领最厉害的盗王之王!










在十六年前,曾有一个瘦小的孩子紧紧的抱着另一个比他年长不少的少年用着已经有些嘶哑的童声吼着“我要变得很强很强!!!”






关于端木蓉她们哄孩子……反正我是这样哄我的弟弟妹妹【不是亲的……】其实效果还不错qwq后面的进度会快点吧……快过年了最近三天大概是不会更新这篇了【不过可以期待一下隔壁的007那篇】
还有,不要潜水,我会伤心QAQ

【凤跖】盗跖养成记 02

        如果说在墨家首领商讨下一任巨子是谁的会议是非常严谨那么现在的气氛应该也不亚于当时。
      
        墨家众人和流沙众人现在以满脸黑线的白凤怀里哭哭啼啼的幼儿为圆心以可以有足够空间躲过羽刃为半径画圆,啊不,是围成一个圈,如果出去一小半看好戏的嘴脸和一大半想要捏捏孩子脸上婴儿肥的闪亮亮嘴脸的话,可以说气氛是相当的紧张和严肃了,呵呵。
      
        一个时辰前……
       
        “哇——哥哥!我要哥哥——”床上的小小人儿攥着衣服哭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旁的白凤有些崩溃,一刚刚赤练的样子估计已经误会了不出一个时辰估计所有的人都会……啧!要不杀 人 灭 口 得了!想着想着晃了晃指尖羽刃已经夹在两指之间打算出门找赤练。突然又想想有什么不对,低头看了看早上起来到现在衣服还没换到这里白凤的脸更黑了。一旁的哭唧唧孩子看着白凤从满脸黑面条又突然从指尖变出的羽毛再以光速换衣之后又有些吃瘪的表情不禁觉得好玩,盯着白凤渐渐的忘记了哭泣从失声大哭变成了啃叽啃叽的打着哭嗝。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个罪魁祸首下意识的瞪了孩子一眼在看到幼童抖动了一下后嘴一撇就要哭立刻反应过来眼睛里漫着温柔的光,那眼神简直是可以让全天下的女子都为之倾心,但是,面前的人毕竟是幼子哪里看的出来这些?!眼泪在眼里打转小嘴抿着看着样子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惹人怜爱。白凤有些无奈又宠溺的开口“小跖乖,不哭好不好?乖的话有糖吃。”
     
        “哥哥说过不可以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你是谁!我要哥哥!”被称作小跖的孩子并不买账,完全不把面前这天仙般的脸放在眼里。
       
        “……我是白凤…哥哥……是你哥哥的朋友你哥哥最近有事要出远门昨晚见你睡的熟不忍叫醒你就把你托付给了我,让我好生照顾你。”装作有些苦恼但这是真的的白凤不仅为自己的智商表示自豪。不过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哥哥二字倒是让白凤有点不自然。
         
        “你真的是哥哥的朋友?可是我没见过你……唔……那你说哥哥去哪了?”小跖有些半信半疑。
        
        “那当然个,我和你哥柳下惠可是好兄弟,你哥说要去拜访一个远门亲戚带着你怕路途艰辛让你受苦便把你交给了我。”白凤默默地在心里给远在他乡的弟控柳下惠 扎 小人。
        
        要说白凤和柳下惠的关系大概就是属于【我可爱的弟弟竟然被这只鸡叼走了?!】和【我媳妇和他哥哥举止为什么这么亲密?!】大概是第一次双方见面就留下的不好回忆导致两人一见面就冷场,当然啦——当事人盗跖并不之情。
     
        “……好吧……我相信你……白哥哥……?”小跖在听见自家哥哥的名字时眼睛一亮又撇撇嘴,忽然眼神暗了暗有一丝幼童不该有的情绪但顷刻又瞬间恢复了清明歪头看着白凤。小跖哪里知道哪一声白哥哥喊的白凤心都化了。
            
        “你……这孩子是……”在得到小跖信任后又放心不下的白凤就这样堪堪用衣服过着孩子带到了端木蓉那里。端木蓉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衣冠整洁的白凤又看了看裹在一件宽大儒衣里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四周 的幼童。
      
        “没错,这……”
    
         “你和盗跖什么时候有的孩子?”白凤抿了口茶刚开口就被端木蓉打险些喷出来。
    
        “这就是小跖,今早……你看看小跖身体可有何问题?”刚想说今早起来便是这样了的白凤看看了怀里用疑惑眼光看着自己的小跖改了口。
        
        “……并无大碍,但……”端木蓉大致摸了摸小跖的脉搏似乎并没什么问题,开口想要问清楚原因谁料门突然打开……
      
        “蓉姑娘!听说小跖他……!”这是大铁锤。
      
        “蓉姐姐!听说小跖他……!”这是雪女。
      
        当然,两人并不知道盗跖变小的事,只是听赤练说白凤着了个和盗跖长的极像的孩子,又不见小跖人以为是气的小跖离家出走,本着这么值得八卦,啊不,是这么重要的事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不,是商讨。谁知竟遇到两个当事人于是……便有了开头的场景。
            
        出于对小跖的谎言白凤也不好当着他面说于是用内力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介于用的是内力我用[]表示www】
        
        [原来不是你和小跖的孩子啊!]这是大铁锤。
     
      [想不到小贼小的时候到时可爱的紧~]这是赤练。
      
      [要是不嫌弃在下还有一些天明的旧衣服。]盖聂看着孩子不禁想起了什么。
      
      [想不到师哥竟然如此细心。]卫庄笑着看向盖聂。
     
      [我记得蓉姐姐倒是有不少月儿小时候的衣服倒不如试试,盖先生那些天明的衣服一路上穿小了就扔了,现在的衣服小跖未必穿的上。]这是雪女,笑着看向端木蓉眼里闪着一丝阴谋。
         
      [没错。]这是端木蓉眼里同样闪奇怪的光。
      
        “你们在干嘛?为什么都不说话?”看着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的盗跖。话音刚落目光一下子聚集在了小跖身上,吓得盗跖往白  凤怀里缩了缩。
       
         “小跖几岁啦?来叫叔叔~”大铁锤脸笑的像是一朵花,伸出不知道大过小跖几个头的手想要摸摸幼童的头,却被白凤的一记刀眼吓得收了回去/故作乖巧w
       
        “叔叔好……小跖已经六岁了!”小跖看着大铁锤的笑脸又往白凤怀里缩了缩。
   
         
                 
        在与众人的单方面护奶兔跖方面白凤最终因赤练那一句“你难道不想看小贼穿女孩子服饰的衣服吗”完败于众人,看着小胳膊小腿的小跖被眼中闪烁着迷之母性的光辉的雪女赤练和端木蓉抱走,看着小家伙乖巧的被抱走有些依赖的看着自己的白凤不禁扶着一颗融化的心表示自己真的很期待啊!!!
      
     
     
       
        
       
        
           
       
        
我不管!小跖是天使!都给我宠小跖!!!!!还有,这里小跖有哥哥,柳下惠是弟控!弟控!弟控!!!

【养成向】【凤跖】盗跖养成记

故事的背景大概是:

        墨家和流沙已经联手所以就一起住在墨家的新根据地,蓉姑凉已经醒了,盗跖和白凤去蜃楼找天明,找到后在逃出时与大小司命决斗,盗跖因为为了保护天明而被少司命【我觉得是故意】的术所击中,然后昏厥,然后护妻狂魔白凤在伤了大司命后带着众人回到墨家根据地,在蓉姑凉的检查下发现盗跖并无大碍只是睡着了……于是白凤就抱着盗跖回房睡觉了,谁知第二天起床……


        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点燃海燕的羽翼,一声长鸣,划过海的平面,伴着浪声撕出一条光的裂开。
临海的一处悬崖上其曲折着几条看似并不结实的廊道,上面稀稀落落的有几间简陋的木屋,但谁又知这木屋之中住的是何许人也?

        阳光照进木屋,床上窝着的人微微的睁眼,仙人一般的五官,纵是秦国第一美女也比不过此人,眉宇间透着英气,此人便是流沙四大杀手之首的——白凤。白凤凤眼微挑翻身想要抱住身边的人儿,却没有感受到搁人的身体和淡淡的类似阳光的味道,而是柔软的身体和淡淡的奶香味……

        “?!”白凤睁开眼,怀中原来拥着的爱人竟然变成的一个几岁的孩童!在打算瞬间将孩子扔出去的一瞬间竟发现这孩子的样貌竟然和自家杂毛兔子十分相似。

        “呜……”怀中有着双色头发的孩子动了动似乎是因为白凤刚刚的动作被惊扰了美梦,有些不满的睁开眼慢慢的爬起来,还未长开的桃花眼眼里漫着水汽显得眼睛闪着星光,幼儿特有的粉嫩的樱桃小嘴赌气般的嘟着,脸上的婴儿肥显得稚嫩可爱,身上大了整整几倍的儒衣正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一边的肩膀已经因为孩子揉眼的动作掉了下来,阳光照在孩子柔软的头发上,整个画面显得那是相当温馨又可爱。当然,如果说可以无视旁边已经石化的白凤。

        “小跖……?”白凤试着喊到。

         “哥哥……唔……你不是哥哥!这是哪?!”孩子在白凤喊到小跖的时候抬起来头奶气的喊了一句哥哥喊的白凤觉得鼻子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没有得到哥哥回应的孩子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外陌生,以及一张陌生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被抛弃了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唔——哥哥是不是不要小跖了……不,不会的!哥哥说不会把小跖卖掉的唔——我要哥哥哇——”饶是向来处事不惊的白凤遇到这突然变小的盗跖本就有点不知所措谁这孩子突然哭了这更是让白凤措手不及。

        突然房门被打开,一个妖娆的身影逆光站着。
完了,白凤想。

        “哟~想不到我们的白凤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你的偷儿知道吗?”那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床上哭泣的孩子说到。

        “赤练你给我出去!”“哇——”伴着孩子的哭声白凤吼出了今天的第二句话。

       啊,这真是个热闹的早上w








大家也可以移步去百度贴吧凤跖吧,里面我更的快一点qwq
我的文笔比较渣大家不要介意,有不好的地方欢迎提出来www
拒绝潜水qwq

存的线稿打……打不开了TVT还好当时多存了一份图稿……心情复杂QAQ如果有机会画完后面的剧情,我大概会在过年发出来【如果没机会,我会在两年后的过年发出来qwq】

为凤跖疯狂打call!!!努力让凤跖活跃来,等太太们回来发糖!!!【敲碗ing】

上课摸鱼……尝试换个画风但是好像失败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