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又鸠

话超多,人超烦

盗跖养成记 06

我还活着!抱歉啊……最近学校真的忙,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写盖聂和小跖的剧情【我真的不了解盖聂TvT】所以前方ooc高能!文笔巨渣高能!请在家长【bushi】陪同下观看【瑟瑟发抖/】
   
  
   
  
  
  
  
06
 
“盖叔叔,你知道白哥哥去做什么了吗?”自早上就被白凤送到盖聂身边的小跖乖巧的坐在盖聂身边啃着桂花糕。
 
自打盗跖的模样和心智都变回六岁,作为盗跖的爱人兼职流沙四大天王之首的白凤当然不能放心的,干脆成天陪在奶兔子身边,除了每天早上在赤练的各种胁【you】迫【huo】下把小跖送给她和雪女打扮成女孩子以及被友爱的墨家统领们当成去庖丁那蹭饭的挡箭牌,几天的连环突击吓得庖丁一度觉得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这群人身为帝 国 通 缉 犯 的身份……哦,看看你们这群吃霸王餐的邪恶嘴脸,在看看小跖虽然不给钱但是乖巧可人尤其还叫我叔叔的样子——来来来,你庖丁叔叔给你拿甜点吃!看着小家伙吃桂花糕时开心的眯着眼的样子便让白凤每天带小跖来取一块。不过对于每天看着白凤因为带孩子不做任务的流沙头头卫庄表示很不爽——流沙可不养闲人,尤其是我和师哥都没这样的时候。这不,今个一大早就把白凤打发去做任务了。临走前白凤黑着脸默默的吸了口兔子无视想吸兔子的众人把小跖交给了看起来就很靠谱的盖聂。
 
“不知道,但我想他会尽早的。”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盖聂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天明。天明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还只不过是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天明第一次哭闹时把向来处变不惊的自己搞的相当的狼狈,还被住店的老板娘数落“怎么当爹的?!”后来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开始知道如何带孩子,看着慢慢长大的天明不禁就有点怀念当时那个小小的他了。
  
“唔……我希望白哥哥现在就回来陪我玩……”有些低落的低下头放慢了啃桂花糕的速度。
  
“小跖不喜欢我吗?”看着突然低落的小家伙像极了一只低落的搭拉着耳朵小兔子,盖聂放下了正在削的剑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手感出奇的好。
 
“喜欢!可是盖叔叔在削木剑不能陪小跖……玩……”有些犹豫但还是把最后一个字说了出来尽管声音小如蚊息。他是真的挺喜欢盖聂这个温柔大叔的。

“那我来陪小跖玩好吗?”哦,快看,小兔子的耳朵在听见这句话时又竖起来了,不过很快的又耷拉了下来。

“不,不行……盖叔叔有事要做我不能打扰你……”包子脸摇的像个拨浪鼓。
  
“……”这次盖聂有点愣了——这孩子也太懂事了吧!想当年天明简直就安静不下来……啊……看来我对我自己教孩子的能力高估了……
  
“盖叔叔?”看着一旁陷入沉思的盖聂,小家伙歪着头看着盖聂,桃花眼里充满了疑惑。
 
“嗯,我在听,没事的小跖,我带小跖去转转好不好?”慢慢的收起木剑,盖聂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向着小跖伸出了手。
  
“好!”小孩特有的高体温和细腻的皮肤,软呼呼热呼呼的小手握搭在了盖聂手心停了停,慢慢的攥住他的食指。

孩子是个很神奇的存在,他们可以让你露出一些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温柔的表情。
 
——————【分割线】——————
 
“师哥近来很闲嘛……”有着银色长发的高大男人看着缩在盖聂身后的孩子眯起了眼。
 
“小庄,今天有孩子在,我没空和你决斗。”盖聂带着小家伙四处转悠天知道就这么巧的碰上了卫庄,不是说盖聂不想见自家师弟,实在是因为孩子对于卫庄的恐惧程度太 深 了……嗯,特指天明。
  
“师哥这是在为墨家人带孩子么?没想到师哥这么贤惠啊,也对,那臭小鬼也是师哥带大的吧,堂堂剑圣竟如此贤淑,实在是令师弟我敬佩。”嘴角微挑,轻蔑的的语气慢慢的从薄唇中吞吐而出,散着丝丝杀气还有……一丝醋酸味……
  
“小庄你……”
 
“不许你这么说盖叔叔!盖叔叔最好了!”对于卫庄的挑衅盖聂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就是因为自己没答应他的要求而闹的小孩子气罢了。盖聂刚要开口安抚一下自家【玄】脾【机】气【小】不【醋】好【王】的师弟就听见背后的小兔子奶声奶气的反驳卫庄,哦,果然我还是很招小孩喜欢的。
  
“小鬼,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杂毛兔崽子。
 
“小庄!”看着似曾相识的画面盖聂有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一阵喘息声从卫庄的身后传来,平日里傲气一世的白凤迈着有些凌乱的步伐,白衣上斑斑驳驳着殷红的血块,脸上惨白的捂着胸口的伤口艰难的向前,有些沙哑的声音喊道“小跖……”白凤慢慢的向着小跖靠近,但又因为身体伤的太重弯下腰半跪着挣着自己。看着平日里对自己倾尽温柔的白哥哥如今满身是血面部狰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种熟悉的恐惧感慢慢的将他淹没,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冲向前去抱住白凤摇摇欲坠的身体,眼泪从眼眶里涌出“白哥哥!白哥哥!你怎么了?白哥哥!”小小的身体努力的撑住白凤,在眼泪模糊的视线中寻找盖聂的身影喊到“盖叔叔!快救救白哥哥!求求你——”
    
“小庄!别闹了!”盖聂突然出声,气息奄奄的白凤突然幻化成一震黑烟,又慢慢的凝聚成型——墨玉麒麟。
   
“师哥,别这么无趣呀。”
  
“小庄你有点过分了。”盖聂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在看到“白凤”出现的那一刻他也有些诧异,但当看见卫庄的表情后便反应过来这不是白凤,看着哭到发抖的孩子不禁有些温怒。
 
“你是谁?白哥哥在哪?把白哥哥还给我!”瞪着哭红的双眼,双手双手拽着墨玉麒麟是斗篷喊道。
  
“小跖,白哥哥没事的,刚刚的白凤不是真的,是他变的……诶,别哭别哭,乖,不哭了啊……”有些担心墨玉麒麟会伤到孩子盖聂放弃了和卫庄的对峙,小心翼翼的揽过小家伙护在怀里,能感觉到小小的人儿的颤抖,止不住的哭声透着意思不知名的绝望。
  
“白——白哥哥呢?我——我要白哥哥!我要哥哥!哇——!”小手紧攥着盖聂的衣服,抽泣着。
  
“小庄我先带小跖走了。”盖聂抱起哭声不止的小跖不再理睬卫庄转身离开了。
  
——————【分割线】——————
  
“小跖没事的,乖,不哭了好不好?”回来后就一直在哭,眼睛已经有些充血,但依然在往外溢着泪水,身体依旧抖个不停,看着盖聂心疼,又自责。抱着小家伙把他拥入怀里说道“白哥哥没事的,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我陪小跖一起等好不好?”“嗯……”
   
  
  
白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金光描摹着他的身影,当看见盖聂怀里朝自己招手的自家奶兔子时白凤几乎是用上了平日里和盗跖赛跑的速度。
  
“白哥哥——”一下子扑到白凤身上,瞪着红肿的桃花眼盯着白凤,在确定白凤没事之后,眼泪又开始往外涌。
   
“抱歉,让你担心了。”低下头用额头碰了碰小跖的额头,抱紧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在怀里莫名哭泣的兔子,白凤挑了挑眉看向盖聂,有些愤怒。
  
……

听到盖聂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白凤的的表情可谓是黑的出水,但自家上司又能怎样呢?嗯,都是麟儿的错!白凤在心里打着找墨玉麒麟麻烦的算盘,抱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小跖回屋了。
  
其实小家伙在窝到白凤怀里没一会就睡着了,他哭累了,他担心了一下午的人平安回来了,他有好多的话要对白凤说,他想告诉白凤树林里的花的颜色和白凤的眼睛很像,小跖很喜欢,他想告诉白凤他很担心他,看见白哥哥没事小跖很开心,他想告诉白凤他喜欢盖叔叔,他想告诉白凤小跖想白哥哥了,小跖想告诉白凤他想哥哥了……算了,白哥哥回来了就好,小跖累了,这些秘密明天再告诉白哥哥吧。小家伙安心的窝在白凤的怀里心里打着小算盘,嗯……明天再告诉白哥哥……
    
   

 

评论(10)

热度(29)